设置主页 | 添加收藏   

 

半亩心田源头水

作者:张倩  发布时间:2017-12-05 11:29:39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南宋哲学家朱熹有句脍炙人口的诗,告诫世人孜孜以求,上下而探索,方得始终。我常常思索,那么作为法官队伍中的一名年轻党员,这源头活水何处而来,又将去向何方?

我想,这水应该是雨水。初出象牙塔的我们,都怀揣着“持正义之天平,挥法律之利剑”的理想。但是身着法袍、手持法槌,崇高而神圣的形象高高在上,却又无法在自身得到印证。所以我们一边探索着也一边迷茫着。直到那个细雨飘摇的下午,一位人民的好公仆——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邹碧华法官溘然离世。法失其坚,家失其柱,在无数法律人士以及万千民众心中掀起悲痛的波澜。这波澜涤荡着每一个法律人心中的使命感和责任感。他崇法尚德,捍卫公平正义,特别是在司法改革中,敢啃硬骨头,甘当“燃灯者”,生动的诠释了一名优秀法官对司法事业的坚守。心田中那颗在走入法院大门时早已种下的种子,在这个雨天抽枝发芽日益丰满。“法官当如邹碧华”,有名为信仰和坚持的雨水的洗涤滋润,心田不会干涸。

那么泪水呢,泪水是否是心头活水?2011年,我以一个在校法学生的身份去到法院实习。一天,带我的法官正在开庭,一位当事人临时到访,书记员就叫上刚实习不到一周的我去接待。快到接待室的时候,书记员想起有份材料没带,赶紧往回跑,就剩下我一个人手足无措地面对这位年迈的老大妈。可能是因为我穿着临时借来的法服外套,老大妈还没等我来得及打招呼,就扑通一声跪在了我面前,口里喊道:“法官大人,你要替我做主啊!”我立马慌了神,我可不是什么“法官大人”,我就是一个连楼层都还搞不清楚的小实习生。当时心里的第一反应是“你快起来,要不我给你跪下”。我好不容易才把她扶起来坐下,她情绪稍微稳定下来就告诉我,丈夫早逝,她一个人辛辛苦苦把儿子拉扯大,年初儿子在一个工地打工时,由于板架松塌从十几米高的地方摔下来,如今瘫痪在床已有半年多,可老板只给了500元钱就撒手不管了,还威胁说如果再去要钱,就把她上小学的孙子干掉。大妈问道“法官,我没有钱,法院会不会管那?”看着她那斑白的头发,深深的皱纹,尤其是那双含着泪花,我的心被刺痛了。那时那刻,我只是一个“冒牌货”,我可以用各种方法去搪塞她以求尽快脱身,但是有一日,我也会走上法律工作者的职业道路。入学时誓词言犹在耳,可是真正面对一个需要法律主持公正的眼神时,我却不知所措了,内心充满了茫然与惭愧。而今,我成为了司法系统的一员,工作中我也见到很多泪眼婆娑向我哭诉的当事人,这泪水在刺痛之余还会让我心中升腾起一股力量。泪水是百姓的心语,袒露在我们面前时便是对法治的信任和期待。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我们若能在工作中将心比心、付出责任和担当,就能让法治的阳光彰显于世,为老百姓扫去泪水中的苦涩。

更多的日子里,这水是汗水。很多次我告知他人自己的职业时,他们会用既羡慕又挑衅的话语问我:“当事人和律师都有求于你们,你们又轻松又能得好处。”初时的我气愤异常却反驳词穷。而工作到现在,看着身边法官,我可以坚定地用事实和数据告诉他们:工作日每天办公楼里奔走一万步,却没时间喝一杯水;一天接待三四波当事人,却难得与家人朋友欢聚畅言。法官没有休闲与安逸,只有紧张与忙碌;没有高薪和奢侈,只有工薪和简朴;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辛苦的为当事人定纷止争,换来的却是有些无理当事人的上访告状……渐渐地,法官身上神圣的光环会模糊了。但从身边每位法官那一次又一次顶风冒雨,满面尘灰的送达;一次又一次通宵达旦、耗费心力的赶写判决;一次又一次千方百计、苦口婆心的主持调解;一次又一次在当事人握手言和后抹去的汗水……我逐渐明白,勤勉高效的法官才能够作为世间正义、人间正道的守护者,正所谓 “笔下有是非曲直、笔下有毁誉忠奸,笔下有财产千万、笔下有人命关天”。这汗水滴落在心田里,便是每一个司法工作者平凡的工作中践行神圣使命的印记。

雨水、泪水、汗水融汇于心田,便是坚守之水、责任之水、信念之水。在公平正义的海洋中,你我都是一朵小浪花,“水本无华,相荡乃生涟漪”,让这朵浪花在司法改革的大潮中绽放出自己的光华,不随波逐流,更逆流而上!

为了青春的誓言,我们风雨兼程!

践行榜样的力量,我们无怨无悔!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

您是第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