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 添加收藏   

 

原也是红楼薄命司里人

作者:张倩  发布时间:2015-03-23 13:54:32


浩浩一部红楼梦,说尽天下女儿事,最后脂粉娇娃也只能归于薄命司。在太虚幻境中又副册中是林林总总上百个《红楼梦》中的丫环们。这些丫环们有些才貌出众有的不闻其详,面貌气质性情人品各不相同,是《红楼梦》中女儿世界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这样一个相对封闭的家族空间中,这些丫环也都是向“内”发展的,曹雪芹匠心独运,赋予这些女儿群体一些显著的特征。

一:梅香小字皆随主

梅香是古代丫环的别称。丫环是服侍主子的,她们的身上就不可避免地有着主人的性情气质甚至审美志趣的体现。在看《还珠格格》时就惊叹琼瑶阿姨真会起名字,“知琴”“知棋”“知书”“知画”,四姐妹也是琴棋书画各自精通。但是读过《红楼梦》方发现,曹雪芹笔法远在琼瑶之上。名字的魅力不仅在于用字的美, 还在于情趣。抱琴,司棋, 侍书, 入画, 显然在用字和情趣上都高于琼瑶阿姨。再进一步读, 丫环的名字与小姐们的某些特长有关。如入画的主子惜春就能画, 被贾母引为骄傲, 并委以画“大观园游乐图”的重任。

另一方面,《红楼梦》里丫环,不光是对主人的身份加以烘托, 而且还能对主人的性格、命运加以暗示。宝玉的性情是世人目为“偏僻乖张”。他的思想放荡不羁,往往出其不意,因此他的丫环的名字就比较出奇。宝玉的大丫头取名袭人。宝玉在第二十八回《蒋玉菡情赠茜香罗 薛宝钗羞笼红麝串》中以“花气袭人知昼暖”的诗句加以解释,可见他立意的奇巧,清新脱俗的性情。深究下去,花袭人不光香气袭人更是温柔袭人,这样一个丫环中的“薛宝钗”在宝玉身边温润软语也暗示了宝玉的命运不可挣扎逃脱。

二.等级无处不在

《红楼梦》中的丫环是一个大的系统,林林总总几百个,有的浓墨重彩有的轻描淡写,作者的描写程度和倾入的感情是不同的。这些丫环里面分一二三等,等级不同地位也不同,服侍的主子不同,待遇也各不相同。一等丫头里就有晴雯、麝月、袭人、鸳鸯、雪雁、紫鹃、碧痕、平儿、香菱、金钏、司棋、抱琴等十二人(其他二三等暂且略去)。这些人在贾府中的地位仅次于主子们,可以打骂教训其他下等丫环。例如在第五十二回《俏平儿情掩虾须镯  勇晴雯病补雀金裘》中,听说了坠儿偷东西后,晴雯痛戳坠儿,最后将坠儿逐出。因为她是宝玉的大丫头平日又深得主子喜爱,所以就能自作主张。而且大丫环也有负责管教小丫环的责任,基本上可以相当于我们现如今的“领班”。又如在第六十一回《投鼠忌器宝玉瞒赃 判冤决狱平儿行权》中司棋可以让小丫头特意到厨房吩咐:“司棋姐姐说了,要碗鸡蛋,炖的嫩嫩的。”愿望没有达成还可以带着一帮人来大闹厨房。三等丫头如之前的小红,连给主子端茶倒水的机会都没有。

贾府本身就好个封建社会的缩影,等级森严在所难免,丫环们真是纯真女子,但是、她们要靠自己的努力才能为自己的人生铺好路。一个贾府就是一个小社会,随话说“入乡随俗”,进来贾府谋生就要遵守这里的秩序。

三.最是护主心切最动人

在贾府中的丫环都是指着主子才能有生存之地的,这在客观上决定了这些丫头必须处处维护主子的利益。反而思之,《红楼梦》中的丫环与主子们的互动性极强,在情感上和思想上的沟通也不乏其例。这种良性的沟通使得丫环们在主观上自觉或不自觉地维护主子们的利益,这样的“忠心耿耿”更为可亲可爱更贴近人性。

护主心切最诚恳最无私最让人为之动容的当属紫鹃。她对黛玉的忠心是出自一种天然的同情心和正义感,不带有私利的。她对黛玉更如同一位姐姐,从身体和心灵上都予以纯真无瑕的体贴。紫鹃对林黛玉的“忠心”不仅仅体现在送手炉这些小的细节上,更是她对黛玉的心病----“能否与宝玉结为同好”的理解。在五十七回《慧紫鹃情辞试忙玉 慈姨妈爱语慰痴颦》在当林黛玉因为这心病“为伊消得人憔悴”时,紫鹃想出了一条妙计----来试一试宝玉的真心。她对黛玉的理解和体贴,对宝黛爱情的默默支持,甚至不惜以身犯险而情辞试莽玉,巧妙地逼着宝玉向贾府宣告木石前盟。黛玉对紫娟没有当下人看,黛玉的先进和平等思想成全了紫鹃的一片温婉高尚之心,而紫鹃的情义又照亮了黛玉凄凉的一生,名为主仆,情同手足,生死相伴。这个伴随在平常人视为不轻易亲近、世外仙姝的林黛玉身边的女孩子,则用她全部的心力撑出一点烛光,温暖了孤苦零丁的林黛玉的心,也温暖了我们读者的心。

其他丫环也都是尽忠职守,把伺候好主子当作最重要的生活。有的奋不顾身,如重病中的晴雯,有的不计前嫌如被误解的平儿,有的雪中送炭如与为人妇的小红......可以说这些丫环骨子里有一股奴性,但是正是这种忠心让这群贾府中的下贱之人在读者的阅读视野中成为一群可亲可爱之人,忠非愚忠,爱非狭爱,封建使然也罢,习惯使然也罢,无论护的是什么样的主都让人有些许感动。

四.美好的幻灭

    《红楼梦》中的丫环们各个都是姿色不凡,尤其是那些陪伴在主子身边的大丫头们,用薛宝钗在第三十九回中宝钗的一句话来说就是“这几个都是百个里头挑不出一个来,妙在各人有各人的好处。”美丽端庄如宝钗尚且如此夸赞,可见这些丫头们都不是庸脂俗粉。自古有言“红颜多薄命”,《红楼梦》中个个钟灵毓秀的小姐们都是换得美丽的破灭,身为下贱的丫头们最终也逃不脱“千红一哭 万艳同悲”的悲惨结局。

    霁月难逢,彩云易散。心比天高,身为下贱。 这是雪芹先生《红楼梦》中金陵十二钗又副册之首晴雯的判词。其实也可以说是一系列丫鬟们的谶语。这“心比天高,身为下贱”原是赞叹晴雯的,意思是说她虽然处在下贱的奴仆地位,但她不甘心于这屈辱的地位,要求一个平等的人格尊严,她以傲然的骨气面对加在她身上的横暴。生而为奴已是最大的薄命,但是连做一个清白正直的奴婢也不可得。

    在第三十一回《撕扇子作千金一笑 因麒麟伏白首双星》中,晴雯撕扇子作千金一笑,也只有她能够率性而为到如此的地步,也只有她能够不去计较其他的得失。宝玉说,千金难买一笑,一把扇子又能值几何,晴雯是纯洁的,是勇敢的。但是因为她天真无邪,所以她厌恶蠢奴悍妇的争权夺利,惟利是图。正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晴雯那与封建礼教格格不入的个性,最终招致了封建卫道者的诽谤污蔑,从而断送了她美丽青春的生命。最终病死卧榻,凄凉至极。

    鸳鸯也是如此。沦为奴隶而始终不甘心于奴隶的归宿。连别人认为是奢望——做大老爷的小妾,如邢夫人劝诱的那样“光辉”的前途,她也视若粪土,坚决加以拒绝。但是这样一个正值刚烈的女子终因为“誓絶鸳鸯偶”甚至要死才能保住自己坚守的清白。被宝玉视为“极聪明极清俊的上等女孩儿”的平儿,是贾琏的爱妾,又是凤姐的心腹。以一个奴婢的身份,周旋于凤姐之威与贾琏之俗其间,李纨说她 “好体面模样儿,命却平常,只落得屋里使唤。”人前是坐稳了的奴隶,人后就是“有苦倒不出了”。在第四十四回《变生不测凤姐泼醋 喜出望外平儿理妆》王熙凤甚至可以一怒之下不顾平儿的脸面和往日情分一掌扇下去,温顺如平儿尚且如此,其他女儿的命运无论怎么抗争也逃不了宿命的嘲弄。

    又如有金子般的心肠的紫鹃,钢烈的金钏,胆大敢为的司棋,天真而能坚决抗命的芳官……同样是这一体系人物中的佼佼者。她们虽身为下贱,但她们以各自的特色显示出她们的流光溢彩,使有些“闺阁千金”都为之黯然失色。但既然在那样一个“末世”的环境中,“金枝玉叶”的人都遭受这样那样的不幸命运,她们这些身为下贱的奴婢,越是“心比天高,只会越招来恶运,她们是双重的不幸。“明眸鲜艳能几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红楼梦》是一曲女儿凋殇的挽歌,也是宝玉心中净土失落的丧歌,同时更是曹雪芹美好理想被颠覆的悲歌。

第1页  共1页

编辑:鲁宁    

 

 

关闭窗口

您是第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