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 添加收藏   

 

颁给荒诞诉讼的年度大奖

作者:郭思媛  发布时间:2014-04-15 13:14:35


    史特拉奖(Stella Awards)是为纪念Stella Rebecca而设的一项“荒诞诉讼奖”。1992年,79岁的史特拉太太坐在自己车内,不慎被一杯49美分的外带麦当劳咖啡烫伤,经过诉讼,从麦当劳获得了100万美元的天价赔偿。此后,一个名为Real Stella Awards的民间组织成立,每年评选出类似的维权之诉,其中不乏奇异滑稽者,损害分明是由原告咎由自取所致,却成功的博取被告的高价赔偿。这一奖项也成为某种荒诞之诉的代名词。

    自2002年以来,史特拉奖入围和获奖的诉讼越来越呈现出滑稽和荒诞色彩。在Real Stella Awards的网站主页上,赫然写着他们选取案例的原则:原告—“投机主义者和自说自话的受害人”—起诉被告—“任何可能的、有钱的口袋和美国司法制度”。比如2002年入围史特拉奖的第7名至第2名的诉讼分别如下。

    第7名:在德克萨斯州,有位叫Catherine的妇女告赢一家家具店,得到78万美元的赔偿,原因是她在该家具店奔跑时,被一名小孩绊倒而扭伤了脚关节,店员没有制止小孩在店内玩耍。但该小孩不是别人,正式她自己的儿子。

    第6名:在洛杉矶,19岁的Carl Truman得78000美元外加医疗费用的赔偿,因为他的邻居开车压过他的手。这一事故是怎么形成的呢?因为那位邻居在开车时,没有注意到这位青年正在偷他的汽车轮胎上的车盖。

    第5名:在宾夕法尼亚州,一位名叫Dickson的梁上君子,入宅行窃想要从车库离开时,车库的自动开门装置坏了,门打不开,而回到房屋的门又被自动锁住。不巧屋主在外度假,于是Dickson被困在车库达8天之久,只靠一罐可乐和一袋狗食度日。事后他怒告屋主的保险公司,竟赢得50万美元赔偿。

    第4名:在阿肯色小岩城,有位Jerry William屁股被隔壁邻居家的狗咬伤。狗为什么咬他?因为他拿球棒不停地打它,激怒了它。最终法庭判决邻居赔他14500美元,并承担一切医疗费用。

    第3名:在费城,一家餐馆输掉官司,被迫付给来自宾州的Amber Carson113500美元的赔偿,因为餐馆地板湿滑导致她跌碎尾骨。然而,地板湿滑的原因是大约30秒前,她因为争吵而将饮料泼向男友。

    第2名:还是德州,Walton小姐为了逃避夜总会3.5美元的门票,想从厕所窗户爬入,结果摔倒跌破门牙两颗。她起诉夜总会,竟得到12000美元的赔偿,并向夜总会报销了补牙的费用。

    当年度的大奖,最终颁给了俄克拉荷马州的Marv Gresinski。他买了一辆崭新的旅行车。在回家的高速公路上,他把自动驾驶时速定在70英里,就离开驾驶坐到后面去煮咖啡,最后发生重大车祸。幸好他还活着,他状告该车制造厂,理由是车子的说明书上没有说不可以离开驾驶座到后面去煮咖啡。法庭最终判决,制造厂赔偿他175万美元,外加全新旅行车一辆。过后,该制造厂真的把这一条加在了说明书上,聊以安慰自己“吃一堑,长一智”。

    不过,入围史特拉奖的也不全是成功案例。有些案例也会因其荒诞有趣或具有典型意义,而入围甚至获奖。比如,2006年获奖的就是这样一个案例:俄勒冈人Heckard和篮球明星迈克尔•乔丹长的几乎一摸一样,尽管他比乔丹矮3英寸,瘦25磅,但他仍然时常被认作乔丹。他并未以此为荣,而是打算状告Nike公司使用乔丹肖像的行为对自己“构成诽谤并造成永久性伤害”。他提出了5200万美元的补偿和3.64亿美元的惩罚性赔偿诉讼,就连见多识广的Real Stella Awards组织也目瞪口呆,只能将当年的大奖颁给他—尽管最后他在律师的劝说下撤诉,未坚持这场空前绝后的诉讼。

    史特拉案重新定义了消费者和商家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此案过后,为避免付出惩罚性赔偿的代价,商家不得不开始将消费者的安全视为自身的重要义务—尽管有时法律未作规定,但由于存在潜在的、“不按理出牌”的消费者,商家只能采取积极预防和“消极买单”两种方式来承担产品和服务的安全责任。积极预防就是努力提高产品和服务的安全性能,或对产品说明进行更为严密的设计。前者如汽车制造商因史特拉案的教训,在车上设计了放饮料杯的装置,使得在汽车上因饮料翻到造成的事故大大减少。而后者的例子则显得更为有趣:商家要么把说明书写的更浅显易懂,如麦当劳咖啡杯上的“小心咖啡很热”或者“热饮勿用吸管”。要么写明各种让人啼笑皆非的提醒语,如有的吹风机上写着“睡眠时请勿使用”;某冷冻食品的说明上写着“食用方法:建议先解冻”;某饭店浴帽外盒写着“只适用于一个脑袋”;某儿童超人服上更是很有先见之明的写着“警告:此服装无法让你飞起来”。消极买单体现为对消费者投诉的高度重视,和对赔偿请求的言听计从,从而避免诉讼后被判决的巨额惩罚性赔偿。

    史特拉案确立的商家安全义务和消费者的优势地位,是由美国司法体系秉着一种保护弱者、惩前治后的精神,为原本出于劣势的消费者“撑腰”。那些入围史特拉奖的诉讼和美国联邦和州各级法院日常受理的诸多案件相比,只是沧海一粟。我们看到的,是荒唐诡谲的案情和无理缠讼的原告;然而支持他们“缠讼”的,除了史特拉案的榜样力量,更重要的,还是完善的实体和程序规则,俯拾可得的律师服务,以及陪审团和法官的亲和可信。因此,每年史特拉奖的入围名单让人哂然一笑的同时,也应引起我们的深刻思考。

第1页  共1页

编辑:鲁宁    

 

 

关闭窗口

您是第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