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 添加收藏   

 

日本司法鉴定体制

作者:范丽丽  发布时间:2012-11-14 16:26:31


    日本至今为止还没有设立专门为了诉讼或司法的鉴定组织,也没有制定有关司法鉴定人员资格的法规。具有什么样的资格的人(或机构) 可以进行司法鉴定,由谁来进行司法鉴定完全取决于当事人的请求和法官的判断。在司法实务中,法官往往是在当事人提出了鉴定请求并告知已有愿意进行鉴定的合适人选后才决定进行鉴定。在刑事诉讼中,作为诉追方的警察和检察机关,由于拥有自己的专门技术鉴定机关,很容易申请并被获准鉴定,而被告人一方则很难申请并被获准鉴定。在民事诉讼(包括行政诉讼等) 中,当事人双方都会遇到找不到鉴定人的困难。日本有许多行业协会,在这些协会之下一般设有鉴定委员会。例如,日本医师协会拥有自己的鉴定委员会,日本还有不动产鉴定协会等组织。但这些鉴定委员会要么属于非常设性组织,要么以营业营利为目的,并不与司法或诉讼挂钩,并不直接面向司法和诉讼,很少参与司法鉴定。 

    有关司法鉴定人的法律地位,在鉴定人选任程序、鉴定程序及鉴定人责任方面赋予鉴定人较多的公共性法律地位,而在鉴定结论的质证和采证方面则将鉴定人与证人同等对待。日本有关司法鉴定人的权利及义务的规定具体地体现了这种特色。 

    日本司法鉴定人的权利主要包括以下内容:首先,法院为了实施鉴定可以决定“鉴定拘留”处分,鉴定人可以对接受该项处分的人员进行鉴定;鉴定人在得到法院许可并领取了鉴定处分许可证后,可以强行进入住宅进行鉴定,也可以进行身体检查或尸体解剖或毁损器物,等等。其次,鉴定人除有权得到以实施鉴定为目的的旅费出差补助及住宿费外,还有权要求返还或支付用于鉴定的必要经费。 

    日本司法鉴定人的义务主要包括:第一,具有鉴定所必需的科学或学术知识的人员、法院委托其进行鉴定的官厅等(只限于民事诉讼等,刑事诉讼中只 能委托个人进行鉴定) 负有接受法院传唤后到法院报到、进行宣誓、实施鉴定的义务。第二,鉴定人负有自己直接进行鉴定的义务,在进行鉴定时虽可雇用辅助人员,但对于鉴定的主要事项必须自身直接进行或做出判断。第三,鉴定人负有依法实施鉴定的义务,负有接受“令状主义”限制的义务,负有使鉴定活动尽量不侵害第三者人权的义务。第四,鉴定人负有通过法庭中的“鉴定人询问”程序或通过作成“鉴定书”的形式向法庭报告鉴定结果及鉴定过程的义务。第五,鉴定人必须中立公正、客观地实施鉴定。故意进行虚假鉴定时构成“虚假鉴定罪”,必须承担刑事责任;由于过失而形成了虚假鉴定并给当事人造成危害或损失时,当事人可以请求国家赔偿;虚假鉴定起因于鉴定人的明显的不法行为时,当事人还可以对其提起不法行为赔偿请求。

    日本司法鉴定的程序如下: 

    鉴定人的传唤与报到。有关鉴定人的传唤与鉴定人的报到,原则上援用诉讼法中有关证人的规定。但由于鉴定人与证人不同,具有“可代替性”,因此,对证人虽可以拘传,强行其到法院报到作证,但对于鉴定人则不使用拘传,不直接进行强制。根据判例解释,具有专业知识的人员虽负有鉴定的义务,但即使接到法院传唤后,只要向法院表明拒否意思即可,没有义务到法院报到说明拒否理由。但是,如已经接受了法院的传唤并答应进行鉴定后,就会负有报到义务,在这种情况下,如不按期到法院报到,就会受到以科处罚金、拘役或赔偿费用的处罚,法院还可以再次进行传唤。 

    鉴定命令。法院应对于接收了法院传唤并到法院报到了的鉴定人发出鉴定命令(书) ,具体程序由案件的受命法官(审判长指定的法官) 或受托法官(接受了其他法院委托的法官) 进行。鉴定命令(书) 应包括命令鉴定的事项、完成鉴定的期间、鉴定人的主要义务与权利、鉴定过程中的注意事项等等。 

    宣誓。根据法律规定,法院必须使鉴定人宣誓,宣誓必须通过以法定的宣誓文为内容的宣誓书事先进行。判例认为,没有事先进行宣誓的鉴定无效,宣誓前进行的鉴定也无效。凡故意进行了违反宣誓内容的鉴定时,构成“虚伪鉴定罪”,必须承担刑事责任。 

    鉴定活动。签定人在进行了鉴定宣誓后便可开始实施鉴定活动。根据需要可以向法院申请决定实施“鉴定拘留”处分,也可以向法院请求发布“鉴定许可证”,如鉴定命令中没有对鉴定使用资料作出限制,鉴定人可以使用对鉴定必要的其他资料。鉴定人不仅应注意记录鉴定结果,也应注意记录鉴定过程和方法,应努力保证鉴定活动的合法性和正当性,尽力避免侵害第三者的人权。 

    鉴定结论的报告。鉴定人在完成鉴定后应将鉴定过程和鉴定结果以鉴定书或口头形式予以报告,如以鉴定书形式报告时,应写明“在法庭公判时可以接受询问”的内容。日本诉讼法实行的是“直接主义”和“口头主义”,因此,一些学者认为鉴定报告应以口头为主,鉴定书只是补充,但在司法实务中并不要求鉴定报告必须通过口头进行,即使只有鉴定书本身,如鉴定人在法庭中只口头表明该鉴定书是认真做成的,即可赋予证据能力。  

    司法鉴定结论的法律性质。鉴定人一方面被定性为“法官的辅助人员”,另一方面又援用一些与证人或证言有关的规定,可以说,鉴定人在形式上属于法官的辅助人员,但实质上又是证人的一种。这种状况使得鉴定结论的法律性格变得极为复杂。这种复杂性集中体现在鉴定结论与法官判断的关系上。具体地讲,体现在鉴定结论与法官的“自由心证”的关系上。

第1页  共1页

编辑:陈思佳    

 

 

关闭窗口

您是第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