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 添加收藏   

 

警惕贩毒新路径:铁路托运

作者:王丹  发布时间:2010-04-20 16:37:09


    北京铁路运输法院审结一起运输毒品案,被告人买合木提、张春亮、艾力因犯运输毒品罪,分别被判处刑期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法院经审理查明,2009年4月1日上午,阿合买提(本案审理时在逃)通过被告人买合木提的介绍,以4500元的报酬雇佣被告人张春亮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一货站将两箱大麻(经鉴定主要成分为大麻酚、四氢大麻氛、大麻二氛,共计48.2千克)经铁路托运至乌鲁木齐东站。张春亮冒名“汪思宇”办理了托运手续,货物品名填写“电脑配件”。待两箱大麻运至乌鲁木齐东站后,阿合买提让买合木提找人提货。买合木提随即将此事告知被告人艾力。经与艾力商谈,阿合买提同意以1万元的报酬雇佣艾力前去提货,买合木提帮助阿合买提将1万元分3次通过中国农业银行汇至艾力的中国农业银行借记卡账户。

    同年4月11日,公安机关在北京黄村火车站货场巡视时发现托运往乌鲁木齐的两个行李箱内有大麻,4月21日在乌鲁木齐东站货场将前来提货的艾力当场抓获。后根据艾力提供的线索将买合木提抓获,一个月后将冒名“汪思宇”的张春亮抓获。

    开庭审理过程中,被告人买合木提、张春亮对公诉机关的指控均供认不讳;被告人艾力辩称不知领取的货物为大麻,且不承认收取1万元佣金。

    经过审理,法院认为被告人买合木提、张春亮、艾力违反国家对毒品管理的规定,明知是毒品而非法运输,行为妨害了国家对毒品的管理制度和他人的健康,且数量较大,已构成运输毒品罪,应予惩处。

    北京铁路运输检察院指控被告人买合木提、张春亮、艾力非法运输毒品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3名被告人是在阿合买提的授意下,为赚取运费而为阿合买提运输毒品,在毒品犯罪整个环节中处于次要地位,在共同犯罪中是从犯,被告人艾力归案后协助公安机关抓获买合木提,有立功表现,故依法对3名被告人分别减轻处罚。被告人买合木提、张春亮在法院审理期间认罪态度较好,对二被告人酌情予以从轻处罚。

    法院最终以运输毒品罪分别判处被告人买合木提有期徒刑四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1万元;判处被告人张春亮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1万元;判处被告人艾力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6000元。

                        领取邮寄毒品构成运输毒品罪

    此案宣判后,记者采访了本案审判长曾智湄。她说,根据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的规定,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无论数量多少,都应当追究刑事责任,予以刑事处罚;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二百克以上不满一千克、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十克以上不满五十克或者其他毒品数量较大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庭审时,艾力否认自己“明知”是毒品,辩称自己主观上不具有运输毒品的故意,但通过审理案件,足以认定艾力知道自己领取的是毒品。因为买合木提在向公安机关做的供述及艾力在公安机关的多次供述均可以证实艾力知道自己领取的是毒品,而且通过查询中国农业银行借记卡资料查询清单、银行卡存储凭条,证实艾力收取了阿合买提给的1万元佣金。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毒品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二条“为获取不同寻常的高额或不等值的报酬而运输毒品”可以认定为“应当知道”的规定,足以认定艾力是在“明知”是毒品的情况下予以领取的,艾力的辩称不能成立。

    那么,领取邮寄的毒品是应当构成运输毒品罪还是非法持有毒品罪?

    曾智湄说,运输毒品罪是指采用携带、邮寄、利用他人或者使用交通工具等方法在我国领域内转移毒品的行为;而非法持有毒品罪是指明知是鸦片、海洛因或者其他毒品而非法持有且数量较大的行为。

    一般认为,只有在持有毒品的人拒不说明毒品来源,且根据现有证据无法认定毒品是为了进行走私、贩卖、运输或者窝藏毒品犯罪的,才构成非法持有毒品罪。所以本案中艾力领取邮寄的毒品的行为如果被认定为非法持有毒品罪的话,就应当以其行为不构成或者没有证据证明构成运输毒品罪为前提。但是,事实和证据显示,首先,艾利承认领取的货物是阿合买提托运来的,也就是其承认了毒品的来源;其次,艾力受他人指使,为获取利益,明知是他人从异地邮寄过来的毒品而前往物流货运站提取,帮助他人完成运输毒品活动,其帮助他人运输毒品的客观行为与主观故意是一致的。综合以上两点,艾力为获取非法利益而帮助他人领取毒品的行为应构成运输毒品罪。

                      遏制“白色瘟疫”在铁路蔓延

    毒品犯罪一直是刑事法律打击的重点,北京铁路运输法院的法官在审理此类案件中发现,与毒品接触的不仅仅是一些大毒枭,还有一些平凡的普通人,例如一些被告人仅仅是因为贪图小利或者是因为法律意识淡薄,对涉及毒品犯罪的法律法规不了解,侥幸认为自己的行为是和法律打擦边球,不会触犯刑律,但正是这种心理使他们堕入了毒品犯罪的深渊,对社会造成危害,给家人带来痛苦,最终身陷囹圄,可谓一失足成千古恨。

    据了解,北京铁路运输法院审理的毒品案件呈现以下特点:

    犯罪主体方面,以男性青壮年为主,多在35岁以下,女性涉毒案件人员占有很小比例;毒犯普遍文化程度低,以小学、初中为主,农村人口、城镇无业人员犯罪占到犯罪分子总数的90%以上,反映出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为酬金铤而走险帮他人运输毒品是主要诱因。

    案由涉及贩卖毒品、运输毒品、非法持有毒品等,毒品种类除了海洛因、冰毒、鸦片、大麻等传统毒品外,其他新型毒品犯罪不断出现,如氯胺酮、麻古、摇头丸等,说明这类毒品因食用方便,亢奋效果明显而受特殊群体青睐,禁毒工作任重而道远。

    毒品犯罪分子作案手段日益狡猾、伎俩多样化。罪犯作案时往往分工明确、单线联系,毒品犯罪主要案犯隐藏在背后,携带毒品者往往不认识“上线”和“下线”,一旦被查获,很难深挖幕后操纵者。如:有的利用伪装的行李或邮包交运输部门或邮政部门托运或邮寄毒品;有的利用熟人通过铁路携带到京;有的雇用文化低、法律意识淡薄的农民、无业人员运货。

    毒品运输活动地域广、路线长。罪犯将毒品交予快递公司或者邮局,再由铁路运输的案件,往往路线很长,甚至中间需要多次中转。

    北京铁路运输法院刑庭法官为记者分析了这些毒品犯罪案件的特点:一是罪犯往往不携带行李包,不通过铁路安检仪,致使铁路安检无法查出毒品,罪犯侥幸将毒品带上列车;二是快递公司对货物检查不严格,北京铁路运输法院审理的案件中发现,一些罪犯到快递公司邮寄毒品,谎称是“中药”、“调料”、“电脑配件”,而快递公司对货物不予检查直接交予铁路承运;三是高额利润的诱惑或者“以贩养吸”。罪犯往往受到高额利润的诱惑,或者是以“吸食毒品”为目的而贩卖——由于毒品的毒害性大,吸食极易上瘾,且上瘾后戒断率极低,为满足毒瘾和巨额的毒品消费开支,不得不走上以贩养吸的道路。

    北京铁路运输法院的法官向记者表示,法院将继续强化刑事审判职能,用好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对主观恶性大、危害严重的主犯、累犯、再犯,以及作案次数多、贩运数量大、诱使或指使他人吸毒、运毒的犯罪分子,依法从重从快惩处,以保持严惩毒品犯罪的高压态势,遏制“白色瘟疫”在铁路和社会的蔓延。

第1页  共1页

编辑:李哲    

 

 

关闭窗口

您是第 位访客